Lia☆

【拖延症重症患者】【忘羡厨/伊奈帆痴汉】【cp洁癖症晚期】

©Lia☆
Powered by LOFTER
 

【开播贺文/因奈】文艺向三十题(3)

#cp:斯雷因X伊奈帆

#开播贺文/以及迟到的新年快乐www

#文笔渣注意

#角色崩坏有

#一点都不文艺/先给巴掌再给糖系列

#架空设定!吊车尾军官X人形战斗兵器/加姆与斯雷因是好友/以及伊奈帆的技能参考《EscApe SpeEd》中男主角的技能【电磁制御】

#以上OK?

 

 

 

 

 

 

 

29.你的背影

XXXX年,不知名的物种终于穿过次元的墙壁以”怪物“的姿态降临地球。混乱只是一时的,在那之后是无止境的战争。在这场几乎点燃这个蔚蓝色星球的战争中,人们把希望托付在一种叫aldnoah的理想能源上。就如同永动机一样,永不停息的可以制造能量的能源,这种东西直到那一天还只是一种妄想。

 

“……那么斯雷因上尉,关于这个机器人,把所有权交给军方怎么样?当然,使用的话还是要拜托你了。”面容严肃的上校把一沓资料甩在了斯雷因的面前,上面印着的少年是不久前在斯雷因父亲的工作室中发现的战斗兵器——ALD-0-KaizukaInaho,似乎是被赋予了这个编号。特洛耶特博士生前作为军方的首席科学家,为这场战争发明了许多武器,也因此享有盛名。这样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不管是遗留下什么改变世界的科技都不会令人感到吃惊,所以当他实验室中的密道被偶然打开后,人们的第一反应不是惊讶而是占有,想要夺取”它“的所有权,尤其是人们发现这个兵器似乎是用aldnoah启动的时候。斯雷因紧张的咽了下唾液,手紧紧的攥着衣角。虽然身为那位大科学家的儿子,但不得不说并不是擅长学习的人,所以即使是靠着姓氏成为了上尉,也不过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吊车尾军官罢了。说到底,会被上司叫来谈论的原因还是因为父亲,父亲似乎是把aldnoah的启动权交给了血缘,也就是说能启动“它”的只有斯雷因,所以上司才一脸不情愿的说着“所有权”“使用权”的问题。斯雷因把目光移到了发出微弱蓝光的营养舱中,黑色头发的少年正沉睡在那里,他有些娇小的身材给人感觉弱不禁风。斯雷因对他有些印象,或者说对他的名字有些印象。那个编号的最后一串字母连起来读,就会得到一个像人一样的名字——“界塚伊奈帆”,这个名字是在斯雷因与父亲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听到的。“伊奈帆就拜托你了,斯雷因。”脸色有些疲惫的博士用他宽厚的手掌摩挲着斯雷因的头,从手掌传来的是令人安心的温度。“那孩子即使是有着高效的判断力但说到底不能算是生命,所以在他被利用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他呀。”虽然有些不理解,但斯雷因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余光看到父亲有些欣慰的笑容。想起父亲离去时单薄的背影,斯雷因的眼神暗了暗,只有这一次,他打算违抗对方的期待。“我拒绝。”斯雷因抬起头瞪着对方微怒的眼睛。瞬间,气温直线下降。

得救了……。看着门被重重的关上后,斯雷因有些腿软的滑坐到地上,冰凉的地板让他有些清醒过来。他站起身,理了理衣服便快步走到“它”的身边。按还是不按?斯雷因看着营养舱上的启动键有些犹豫,但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慢慢的按了下去。舱内的营养液渐渐被排空,玻璃盖子也打开了,里面的人儿终于睁开了眼睛,露出了棕红色的瞳仁。斯雷因承认他在被伊奈帆死盯的时候心跳有那么一丝加速,不过这美好的如同童话般的初遇马上就被对方的一个单词给打破。“蝙蝠。”清脆的少年音发出了一个不着边的词语。斯雷因先是楞了一下,随后马上明白了对方指的是他黑色的军装。不知道是否该和一个机器吵架的斯雷因陷入了微妙的恐慌中,房间再一次被寂静填充。

飞机的窗户外是一片空无的蔚蓝,有些剧烈的颠簸令人不禁捏了把汗“喂,斯雷因,几天不见怎么交了个女朋友?哪天不考虑介绍给哥们几个吗?”正在整理资料的斯雷因从背后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这熟悉的轻佻声音即使不回头也知道是谁。“别拿我开玩笑了,加姆。"斯雷因转过身去,不出意料的看见了友人笑得一脸荡漾。”什么嘛,真小气,有美人就要介绍给大家嘛!“面对友人的死缠烂打,斯雷因只能露出一丝苦笑,把目光移向了一直坐在机尾的伊奈帆。伊奈帆的身材很好,穿起军装也是一副说不出来的漂亮,但他一直是一副平淡的表情,时刻不提醒着周围的人他只是一个机器,是能在战场上毫不犹豫把武器指向别人的兵器。“马斯坦22小队注意,离目标预计只剩下10分钟,请确认任务。”冰冷的女声从机器中发出,回荡在机舱内。“好运。”刚刚还一脸笑容的加姆随即换上了一副认真的表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整理着装备。量产的枪支手感有些粗糙,钢铁的表面不带一丝温度,但斯雷因还是把它背在了身上。机舱里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为自己的下一秒做着祈祷,只有伊奈帆还在和刚刚一样翻看着手中的那个液晶手机,似乎置身于吃人的战场之外。想到这里,斯雷因不禁抿紧了嘴唇,在他看来伊奈帆的那份淡然一点都不值得别人把后背交付给他。“嘀——”在短暂而又急促的信号声过后,机舱门被打开,所有人都拉紧了背上的降落伞包,在一声令下后冲向了高空。

风在耳边呼啸的划过,斯雷因皱着眉头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地面,四处搜寻着敌人的身影。很快,他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情况。一只怪物以大于正常鸟几百倍的身姿在废弃的城市上方低空飞翔。当那恶心的眼睛一齐看向从天而降的小队时,斯雷因就已经预想到了结局。任务无疑是失败了,在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时候被强大的敌人袭击肯定会全灭,那么,既然都是要死还不如在这里拼一把……斯雷因在内心咒骂着眼前的怪物同时把手伸向跨在背上的枪。刚确认到那份冰冷的温度时,一个影子便从他身边经过。“不需要。”影子留下了这句话后便冲向怪物,留下一个背影。“伊奈帆?”没有给斯雷因任何思考的时间,因为下一秒他的视线就被一阵绿色的血液所遮盖,那个上一秒还是巨大威胁的怪物没有留下一声惨叫就消逝了。果然是伊奈帆吗?脸上浓稠的感觉令斯雷因一阵战栗,这还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伊奈帆的实力。

当军靴确确实实的踩在了有斑斑血迹的柏油路上时。周围已经有不止一只怪物的残骸。虽然视线被扬起的尘土所掩盖,但伊奈帆瘦小的背影还是很快的被斯雷因捕捉到。“伊奈帆!”不顾剧烈的咳嗽以及窒息感,斯雷因快步跑到伊奈帆的旁边,猛地抓住他的肩膀。“喂!没事吧?!”说出关系的话语,但换回来的却是一个不理解的神情——你在说什么?即使不通过言语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呀,我在说什么啊?斯雷因突然僵住了,对着未知的问题下意识的思考起来。眼前的人有着黑色且柔软的短鬓,就如同红棕色海洋一样深不见底的眼眸,透过布料传来的有些炽热的温度……父亲给予他这样的外貌、人类一样的名字一定是有意义的,但是伊奈帆的神态却擅自划清自身与人类的距离。”伊奈帆明明是不一样的,和那些无法思考的杀人武器,我想父亲一定是希望你会像一个人类一样战斗。“刚刚还是一片大浪滔天的海面现在只剩下一片暗流涌动的水色,斯雷因摆出一副强硬的姿态。为什么要露出那种表情?几个副脑同时工作也只得出【未知错误】的结论。

——!!!

系统的警报突然尖叫起来,不断靠近的热源无疑使敌人的身姿。伊奈帆迅速的推开了斯雷因,以极快的速度挡住了在空中穿梭的毒刺。紧接着,从高楼的断壁后怪物发出了鸣叫。五只吗?确认了敌人的位置后,伊奈帆的系统从无数方案中得出了最佳的结果。

”【Elekiter(电磁制御)】“尾音还未落下,淡蓝的高压电流就攀爬上了敌人肥厚的身躯,在感受到疼痛的一瞬脑也因过强的电流而死亡。战斗只需要一眨眼的时间便悠然的落下帷幕,怪物倒在地上的巨大响声是胜利的交响曲,扬起的黄沙是凯旋而归的胜者的戎装。

寂静弥漫在空气中,遮挡了企图碰到地面的阳光。”怪物。“不知道是谁低语了一句,把斯雷因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看先身边的战友,此时先前充满好奇心的眼神已经被恐惧所代替。斯雷因确信伊奈帆一定感受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但他什么都没有说,丝毫没有反驳的意思,只是望向遥远的天空。

自从任务结束以后,伊奈帆已经在角落里安静的坐了一个小时了,准确的说是调整系统。伊奈帆在由电脑语言组成的巨大的信息中穿梭着,不断删除着战斗不必要的资料。但是在看到某处时,他那引以为傲的处理速度突然下降了。要删除吗?有关于他说的常识。伊奈帆想起了那个铂金色头发的人,以及他交给自己一些所谓的生活常识的场面。【申请删除】副脑向伊奈帆提出了最中肯的建议。”……不需要。“伊奈帆迟疑的答道。【后果:是判断速率下降0.002%】不甘心似的,副脑又一次发出了信息。”不需要。“伊奈帆顺从着所谓的”感觉“答道。或许是从那个人第一次关心自己开始,人造的心脏就有些失速了。

 另一面,斯雷因正对着手中的通知书发愁。大概是安装了监视器吧,今天的任务被都军方的上层看在眼里。但那种强大的力量是谁都无法忽视的吧?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在薄薄几页文件的最后,是留给签名的地方。只要在则上面写下“斯雷因·特洛耶特”的大名,不管是军职还是钱财都可以得到。……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手上还残留着触摸后的温度。军方的目标无意是找出aldnoah启动的秘密,作为唯一具有这种技术的兵器,伊奈帆无疑会成为实验品。猛地想起曾在细小的门缝中窥望过得,被成为实验品的身姿,人也好武器也好,经过那样的解析拆分大概都不会回到原样了。记忆中那些无神的眼睛令斯雷因一阵战栗。不可以把伊奈帆交出去!脑中回荡着不知是谁的叫嚣。前不久刚刚立下的约定也愈发清晰。——如果是真正的人的话,才不会去当任人宰割的实验品!斯雷因深深的把头低下,在空无一人的屋内握紧拳头。

“既然下定决心去做什么,就要说到做到。”父亲的身影在记忆之海的深处发出了一声叹息。

斯雷因在基地的走廊上全力奔跑,金发扬起在空中画出一抹光影,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只有跑步时发出的粗喘愈加清晰。军靴踩碎了落在地上的人造光,留下一片阴影。周围的细小浮沉即使无法看清,也可以感觉得到它们被空气过滤系统纳入怀抱的一声声惨叫。逃走吧,这是斯雷因现在唯一的念头。想要拉住那人的有些较小的手,逃离已经是废墟的钢筋水泥森林。这不是第一次有过的想法,而是在很早以前,在看到自己手上的枪没有一丝颤抖就指向战友时,发出的祈祷。斯雷因虽然不是悲观主义者,但是在世界各个角落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战争还是令他有些绝望,或许从那些怪物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天,这个星球注定就要迎来结局,说道底现在的希望论只不过是人类的臆想罢了。

有些粗暴的推开房门,不出意料的看见依旧坐在原处的伊奈帆。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斯雷因一把拉起他便再次开始奔跑。虽然感觉到了身后的人有一丝僵硬,不过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跟着斯雷因的脚步在铁制的地板上奔跑着,向着越来越接近的城市的废墟。“真是糟糕的出逃。”伊奈帆用平静的语调陈述着事实。确实,什么都没有准备就开始行动呢。斯雷因有些自嘲的想着,但并没有放慢速度,因为那份文件中的透露的语气分明是一秒也等不下去的状态。

“喂!”门卫大声的叫道,但比他的声音更先一步的是斯雷因的手枪,不详的红色被二人甩在身后。

废墟上空是阴云密布的阴天。此时安静的城市环绕着诡异的气氛,就仿佛是传说中的诸神的黄昏后留下的没有生命的静谧。明明随时会被有着红色复眼的怪物夺去生命,城市还是改不了最初喜爱掩饰外表的性格。在堆满瓦砾的柏油马路上,即使是破损了路标还是好好的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为出逃的二人指清了方向,但两人都清楚路的尽头不过是第二个无人的城市罢了。就结果而言都是一样的。

伊奈帆突然毫无预告的推开斯雷因,导致他一个踉跄摔在了满是尘土的柏油路上。抱怨的话刚想出口,但转眼间自己原来的地方已经被毒刺霸占,每一根都深深的扎进瓦砾堆中。从四周渐渐传来阵阵恶臭,环绕周围,一个个红色的眼睛带着血腥的气味出现在黑暗的深处,数量多到令人绝望。”蝙蝠就先在这呆着吧。“伊奈帆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斯雷因后,便冲了出去,而斯雷因还没说出的话语就被埋没在那个背影中。

系统在高速的运转,但不管多少次最后得出的存活概率都少的可怜。至少让他活着。能感觉到背后望向自己的眼神中包含着的关心。身体不断加速,最后踩上怪物蠕动的身体。跃到空中再靠着重力向下挥刀,正中怪物前一秒还在跳动的心脏。来不及处理身上绿色的血污便让身体随着刀锋跑向下一个嘶吼的怪物。精确的控制通过刀身的电流,满意的看着银白色上面隐隐约约的电光。现在还不能用Elekiter,怪物太过分散了。这样想着伊奈帆抿起嘴唇,虽然aldnoah的能源是无止境的,但大功率的输出终究会影响副脑的处理速度。一个漂亮的转身砍掉袭来的毒针,再转移重心向怪物的心脏发起突袭。军靴在地上扫出一个弧形,扬起一片尘土。

斯雷因一边拿着枪射击一边偷瞄向飞舞在绿色血液中的身影。不管击杀掉多少只总会有新的怪物扭动着身体本来,乌云终于把最后一丝阳光也遮挡住,大地还是陷入粘稠的黑暗之中。理了理思路,斯雷因侧翻躲过了擦身而过的伸来的螯肢,紧接着举起枪,扣下机板。伴随着一声沉闷的中弹声的是什么液体喷洒出的“噗嗤”。

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斯雷因不知道,但是手中的手枪已经没有了子弹。眼看着袭来的毒针就要刺破斯雷因的喉咙,伊奈帆用刀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Elekiter】”已经没有犹豫的机会了,伊奈帆用有些沙哑的嗓音念出了最终的一击。不同于第一次的威力,这回不仅仅是击倒对方,从尸体上传来焦糊的气味浓烈到斯雷因都可以闻到。蓝色的电光只需要一刹那就霸占了主场的位置。伊奈帆站在那里,刀插进瓦砾中,站得笔直,电流流过所产生的热量加热了空气,他黑色的短鬓在热浪中浮动,看不清此刻他的脸上是否还是那张扑克脸。斯雷因呆愣在后面,看着那个背影,黑色的军服上沾满了不知何时风干的血液,就连银白色的日本刀看起来也有些磨损。而在他身边的则是数不清的怪物的尸体倒在地上没有了声息。感觉到脱离危险后,斯雷因一下瘫坐在地上,已经顾不上弄脏衣服这件事了。像是突然链接上了一只都断开的神经,四肢传来一阵酸痛感,这下大概连正常的步行都很困难了吧?

“还没有结束。”伊奈帆慢慢的转过身来,脸上是有些想要哭泣的表情。面对那样的面孔斯雷因已经无法再发出一点声音,他从来没敢想象过那张稚气的脸会有这种表情出现。“果然还是很奇怪,身为一个兵器的我竟然有了想要成为人类这样的想法。”伊奈帆望向对方的眼睛,那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是你的错,斯雷因·特洛耶特。“伊奈帆稍稍勾起嘴角,轻声说道。”要不是你的话我不会对战死这件事心存胆怯。“

接下来的一切,斯雷因都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就如同看着一部黑白的电影,连声音都没有的电影没有任何真实感可言。大脑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指示,只是看着他冲进怪物密集的地狱中,爆发出蓝色的闪电。此时他的背影看起来竟然是如此的单薄。

怪物们嘶吼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更像是惨叫。斯雷因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的那一抹微笑也渐渐失去温度,却愈加鲜明起来。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呜咽声,转化为苦涩的液体从泪腺中涌出。视线越来越模糊,但是在液体脸上流淌的触感却越来越清晰,炽热的温度灼伤了斯雷因的神经。

 

”别走……“当时未说出的话语此刻已毫无意义。

【我凝视着你的背影,看着你那纤细的背影消失在电光中】

 

-10年后-

”特洛耶特少将,请问确认要拆除武器吗?那样以后可就不能继续战斗了。“白衣的学者抱紧了怀里的研究资料,紧张的看向旁边的男人——特洛耶特少将。”我应该已经说过了吧,不需要武器。“少将总算是停下了脚步,看向一脸紧张的学者,学者透过镜片清楚的看到少将眼中一片浑浊的大海。”……是。“最终年轻的学者认输了,在对方那过于沉重的压力下。

总算是摆脱了研究人员,斯雷因心情变好了一些。空旷的走廊里,军靴踏在地上的声音和十年前分毫不差,但是现在外面的情况已经不再令人绝望。在那时,伊奈帆消失在尸体中后,军方的人很快就感到了,救下了还有呼吸的斯雷因和已经损坏掉的伊奈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惊讶和恐惧,但斯雷因却对那些敌对的视线没有丝毫反应,他意外的很平静,在得知伊奈帆已经损坏了以后也是,平静的接受了现实。军方在他的口袋里发现了一个储存盘,里面满满的都是aldnoah启动的秘密,大概是伊奈帆放进去的吧?凭借着这个小小的机器,斯雷因被赦免,而战争的天平也在得到了aldnoah后向人类倾斜。但是,无论科技多么的发达,人们还是无法做到像ALD-0-KaizukaInaho那样完美的性能,于是借着这个事实,斯雷因主张起修复ALD-0-KaizukaInaho号,但是在得到认可后,他又私自决定拆除上面的武器,这件事在军中被传得沸沸扬扬,但是没有人敢违逆他,毕竟只有他的血统可以启动aldnoah。

抑制住自己的兴奋,斯雷因快步走到了营养舱前,有些痴迷的看着眼前的人,还是和十年前一样,有些较小的体型和稚嫩的面孔。轻轻的抚摸上有些冰冷的玻璃壁,他在透明的墙壁上一遍遍的用手指描着伊奈帆的脸庞。斯雷因渐渐把额头紧贴在玻璃上,任由热量流失。

”不需要战斗,留在我身边就可以了,伊奈帆。“说着,斯雷因忍不住笑了起来。

——END——

抱歉,这片文章本来打算是作为元旦贺文的,但是实在是写不完_(;з」∠)_@Sakurako 写完了来感受一下www/这章应该会有很多错字之类的,请见谅OTZ因为是在是没有时间去仔细检查了……感觉到后面进程有些过快了OTZ这个30题系列我争取坚持下去,但是很可能不会每个题都写请见谅/在此推荐一个轻小说《EscApe SpeEd》,这种题材我很喜欢,这章的灵感也是来自这个所以有些设定上的模仿请大家见谅qwq/以及之前和樱子约定的点文我会争取实现/感谢阅读到这里的大家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