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

【拖延症重症患者】【忘羡厨/伊奈帆痴汉】【cp洁癖症晚期】

©Lia☆
Powered by LOFTER
 

【mafutin】(联文/生贺)缄默者(下篇)

#mafumafu大魔法师八岁生贺

#与樱子@Sakurako 的联文

#这里是下篇,上篇:http://sakura-ko.lofter.com/post/38fc53_276423c

#文笔渣注意

#bug出没注意

#cp:mafumafu*akatin(与三次元人事物无关)

#以上

 

 

 

 

 

 

 

-第80天-

战争过后的夜晚宁静的可怕,像死神披风一样粘稠的黑铺满天空,淹没了星月,挥之不去。在只有空虚,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夜里,白色的头鬓显得异常显眼。一阵风起,只留下深灰色的军服随风拂动互相击打的声音。

mafu走在基地的外围,正准备去事先留好通讯器的地点。夜晚温度太低,机器摸起来像冰块一样冰冷,冷到仿佛寒气能够透过血液,冰冻心脏。mafu缩了缩手,但最终还是按上了开启键。熟悉的标识透着蓝色的光,屏幕也发出微弱的荧光。孤身一人,连机器运作的声响都听不见,只有微弱的呼吸声在苟延残喘。这让mafu怀念起akatin的身边,红色的头发像火一样,声音是少年般的清脆。他的身边很温暖,散发着不可思议的热量,温暖到令人窒息。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他已经确信akatin就是代号为“缄默者”的狙击手了—那个只用一发子弹就破碎了高层身边层层保护的,令人坐立不安的狙击手。mafu想起前不久看到的,akatin手持狙击枪的身影,那样冷静的身姿也只能使“缄默者”了…其实mafu从一开始就有些怀疑akatin,但从对方有些单纯的笑脸里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发生。不过现在mafu有了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了。

这样一切都可以结束了,mafu木呐的盯着荧屏上白底黑字的报告。不知不觉中,他早已把这份报告打好了,严谨的词藻和清楚的信息对于早就熟悉这个流程的mafu没什么。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剩下确认发送了。手指隔着惨白色的手套,不安的在按键上摩擦着,迟迟不肯向下移动。按下去!僵硬在空中的手指让mafu越辣越烦躁。已经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了,再这样下去,不用说一定会被发现。只是一个发送而已,mafu尝试着努力压制心脏的抽搐。发送,然后和暗杀者里应外合,让akatin的名字被历史的长河所淹没,就如同计划书中白底黑字写的那样,一切就都可以结束了……明明是已经看过无数次的计划,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去犹豫的呢?即使继续呆下去,    且不论总有一天会出现别人来代替自己的任务,也会被人发现吧?到那时候又如何面对失望和愤怒的目光呢?那份修改过无数次的计划,已经是人类作为理性的物种能做出的最完美的思考了吧?

 

嘀——————

[确认发送]

[5秒后将自动销毁所有文件]

[倒计时开始]

…………

……

 

mfu如释负重的叹了口气,但心脏却已经被疼痛所麻痹。就像akatin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一样,mafu是一名优秀的军事间谍,从未有过失手的记录,甚至那些被他亲手送进另一个世界的到最后一刻也深信mafu不过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而已。所以这一次,mafu选择继续维护那个“完美”的自我。

一丝白烟向上飘去,标志着这台机器已经成功为地球多增加了一份钢铁垃圾,不管怎样维修,也已经不可能再次发出嗡嗡的运作声了,毕竟连核心的构件都已经被烧毁了啊。mafu沉默的看着失去活力的机器,仿佛在为它默哀……明明这次也做到了“完美”,但是为什么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崩塌?冷风吹过,引得mafu一阵冷战,但他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般,自嘲的笑了笑。竟然,差点忘记了,所谓的人类这种生物啊,不是还有名为情感的未知功能存在吗?就如同一堆完美编码中的一个错误,它让人始终不能做到完美,却也让人类活得如此真实。但是这本是人人都具有的功能却因战争而渐渐死去作用。因为战争,已经忘记了太多,但是早已无法停住脚步。mafu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脸上扬起了如同往常一样温柔的笑容,撇下身后的一切离开。

回到基地,天空是比午夜还要浓重的墨色——黎明就要来了。基地里还是一片沉寂,对外面的黑暗不理不睬,自欺欺人的把眼睛合上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

推开冰冷的铁门,房内已经没有了人身上温暖的体温。到处都没有那个显眼的赤发,没有残留的温暖。心中的警钟大鸣,就算是mafu额头上也冒出了一滴冷汗。受不受控制的摸向别在腰间,漆黑的手枪。凝固的空气直压下来,时间也黏浊在一起,变得沉重无比。门没有任何预兆的被打开,同一时间mafu也用快的不像是人类的速度瞄准。“诶?!”被瞄准的人似乎是被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枪口吓了一跳,双肩颤抖了一下,手上拿着的东西险些没有掉落。看到来人是akatin,mafu才缓慢的放下瞄准的手,重新戴上名叫微笑的面具,刚准备开口便被对方打断。”那个,mafu,我还以为你在睡觉呢。“akatin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眼神不住的往地上瞟。”嗯?“mafu有些不可思议的听着对方的话语,没注意到吗?也对,tin桑有些远视呢。自我安慰般的找了个勉强合格的理由。

视线重新聚焦的在akatin手中端着的东西上。白色的奶油、露出的米色的蛋糕坯、上面插着的一小根蜡烛……蛋糕吗。”那个,tin桑,为什么会有蛋糕?“mafu不解的看向对面。”小点声!要是被知道私藏这个东西的话一定会被揪出去骂一顿的。“明明是你的声音更大,mafu在心里吐槽着。“至于为什么会有啊……今天不是mafu的生日吗?”akatin一脸的[快表扬我]的神情。生日吗……好像确实是这样呢。mafu曾经无意的告诉对方自己的生日,却没想到akatin会记住,明明只是为了拉近关系才说的。mufu直直的看向akatin的眼眸那里是一片碧绿色的森林。心中好像是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填满了,唤醒了mafu心中沉睡着的某个未知功能。轻压下内心的酸楚,mafu装作开心的接过akatin手上的蛋糕,”谢谢!我就知道tin桑最好了!“从嘴里面说的是违心的话语,其实很想拉着akatin的手逃跑,躲过即将袭向基地的灾难。很快满嘴都塞满了油腻又劣质的蛋糕,重复着吞咽的动作。akatin趴在mafu的后背上,那样的温度几乎要把mafu灼伤。

拉着他逃走,拉着他逃走吧……脑袋里回响着这样的声音,却并未真正的做出反应。

 

借着身体不适的理由让akatin离开了房间。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渐渐远去,mafu一下子倒在了床上。仅仅是80天的时间,akatin似乎就已经占据了mafu心中的一个特殊的位置,这前所未有的感觉让mafu有些慌了神,只知道战斗方法的他没有任何对策去面对这种情况。而时间已经没有给他犹豫的余地了,约定的时间已经在接近。

 

”敌袭!!“仿佛是用尽全身力气的一声嘶喊把mafu从睡梦中惊醒,门外已经混乱一片。门被粗暴的打开,开门的是有些狼狈的akatin。”mafu,不知道是哪里的部队袭击了这里,快点走吧!“说着,他猛地拉起mafu,但mafu显然还没能消化刚刚的信息。部队?不是说只是拍几个暗杀者吗?与计划书完全不同的现实展开在眼前。mafu僵硬的拿着刺刀,刺向对面的敌人,远处的akatin发挥着身为狙击手最大的能力,每一个子弹都精准的射线敌人的头颅,然后贯穿。mafu一直觉得akatin这样的人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即使是得知了对方就是缄默者以后也一直这么确信着。想要避开战火,到别的地方。看着敌人有些凶狠的眼神,mafu终于下定决心。

他转身跑上楼,一把抓住还在瞄准的akatin,全力的奔跑在堆积了死尸的走廊上,向着未知的出口奔跑着。

”砰“熟悉的声音在身后想起,但mafu只是死死地拉住了akatin的手。”逃吧“他听见自己这么说道。战争在未来也将持续下去,但少年们的命运却不同以往。

——END——

非常感谢樱子提供的脑洞qwq/军队什么的并不是特别了解,蛋糕那段特别扯,真的非常抱歉OTZ/感觉写的不怎么好……如果有人喜欢的话真的是万分感谢(鞠躬)/因为是联文所以中间那段少看一集的感觉请不要在意……/最后祝mafu困生日快乐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