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

【拖延症重症患者】【忘羡厨/伊奈帆痴汉】【cp洁癖症晚期】

©Lia☆
Powered by LOFTER
 

【a/z】【因奈向】Der lügner(上篇)

#cp:斯雷因X伊奈帆
#文笔渣、想要试着写童话风
#架空设定
#角色崩坏可能
#伊奈帆—魔王、斯雷因—王子
#清水向
#以上OK?








(上篇)
在不知名的世界里,大陆被简单粗暴的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人类居多的人界,另一部分是由各类恶魔组成的魔界。在那些尘封着岁月斑迹的古书中,两者以不可思议的身份和谐共处着,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的第一发子弹让战火燃起,并且一直持续到今天。

斯雷因·特洛耶特作为人界皇室中最小的王子,并没有受到理应的宠爱,只能说恰恰相反,在皇室里他是最抬不起头的人。但是正因为不受期待,所以没有那么多的要求来约束他,他可以比较自由的去任何一个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

晴空万里,站了几个小时岗的卫兵也不禁感到困倦,轻轻地把头靠在城墙上,尽管坚硬的盔甲摩得皮肤生疼。今天皇宫中是一如既往的安宁——只要忽视城堡角落的墙壁上不安份的砖块的话。突然,砖块被猛地推开,一个铂金色的脑袋探了出来,大概是确认了周围没有警卫,那人更加大胆的把其他碍事的砖块也挪走,这样总算是开辟了一个足够一人通过的洞口。斯雷因刚一钻出洞口便以最快的速度奔向王宫旁边的小树林,把华丽庄严的城堡甩在身后。轻车熟路的找到一条幽僻的小路,沿着这条小路就可以在警卫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到达帝都繁华的商业区域。在富商与贵族聚集的街上,斯雷因为了不招人眼目而特意穿着的朴素的衣物甚至让人感觉有些寒酸,不过他并不在意,只是朝着目标方向一味地奔跑着,全然忽视旁边名媛贵妇从轻巧绒扇下漏出的惊呼。

很快,他到达了目的地。显而易见这是一户贵族人家,有着不逊色于王宫的气派住宅以及四季都是鲜花密布的花园。由铁匠精心打造的繁杂的铁门上悬挂着镂空的标致——这是属于薇瑟家族的家徽。薇瑟家族可以说是除了皇室外最具影响力的家族了,但是这样的大家族却意外的只有一位继承人,那就是现任家主的独生女,艾瑟依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小姐,她也是今天斯雷因来到这里的目的。斯雷因对于艾瑟依拉姆大概满满的都是崇敬之心,毕竟她当年的一个举动救下了溺水的斯雷因。

不过往常安静的庄园今天却显得格外吵闹。斯雷因沿着铺在白色大理石上的红地毯已经走了十多分钟,但是没有发现那个金色长发的身影,从心底浮出的不好的预感。“请问这是怎么了?”斯雷因连忙叫住急匆匆走过的一位女仆问道。“王子殿下,今天早上艾瑟依拉姆小姐不见了。”只见那位女仆轻轻捏住裙子,深深的鞠了一躬恭敬的回答道。失踪?斯雷因对这个说法有些怀疑,他并不认为有人有能力能从这么戒备森严的地方带走艾瑟依拉姆,当然,除非她是自己离开的。“嗯,我知道了,你继续忙吧,发现艾瑟依拉姆小姐以后请找人通知我。”皱着眉对着有些惊慌的女仆摆了摆手,便大步离开。又花费了将近半个小时找人的斯雷因最终是放弃了,奶白色的扶手上是冰冷的温度,哪里有人触摸过的痕迹?最终还是不情愿的挪步到管家库鲁特欧先生的面前。“那个,库鲁特欧先生?艾瑟依拉姆小姐她……”小声的问着比自己高出很多的管家,却不料被烦躁的打断。“是魔王绑架走小姐的。”说完,库鲁特欧只是轻蔑的看了斯雷因一眼就离开了。……所以说要不是迫不得已绝对不想和他沟通,斯雷因有些懊恼的想着。不过他很快又把思绪拉了回来。魔王吗……为什么会这么肯定呢?问题多到溢出来但还是无奈没有人可以倾诉。

精神恍惚的回到富丽堂皇的宫殿,和早上的和平景象不同,各色的鞋子踏在大理石上发出不同音色的咚咚声,混在一起是足以让音乐家露出厌恶神情的嘈杂。走廊里悄悄落下的灰尘不再被女仆拖地的长裙温柔的抚起,而是被纯黑的军靴震得扬起。穿着深红色军装的贵族扬起他们无论何时都高抬的头颅,从柳叶窗复杂的花纹窗棂中漏出的几束阳光被那些有些肥胖的身躯切割成闪烁的光块。斯雷因愁着眉头向人潮相反的方向走去。并不是猜不到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贵族在这里,无疑是因为艾瑟依拉姆失踪的事件。

人类的确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斯雷因清楚地记着在他还不能够到父王的办公桌时,那时候到处都是充满战火硝烟的战场,即使是远离居民区的皇宫,也听得见人们无助的哀嚎——实力的相差,已经到了追逐不上的、绝望的程度。物资、兵员、科技、自身的差距……压得父王永远都舒展不开紧皱的眉头。在过去的那些时光里,无论是谁的都在向想象中的神明祈祷着战争结束的那一天,甚至在子弹射穿肉体、生命之树即将枯萎的最后一刻也流着泪希望着。然后……再就没有然后了。这场人类单方面的全面战争,在几乎把资本消耗殆尽时,就像是开始一样,一声不响的结束了,仿佛昨天那些铺满尸体与眼泪的记忆只是昙花一现。关于这不明不白的结局,在民间流传着许许多多的说法,不过当然,算是皇室一员的斯雷因知道真正的原因。没错,战争的结束只是因为在位魔王的病逝,而新上任的魔王又恰好对战争毫不感兴趣,单方面的撤走军队。这是大概虚伪的神的一个玩笑,这种只有在三流小说里才会发生的狗血剧情,竟然真的因为种种因果链而产生。这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让斯雷因愤愤不平,人们失去了亲人、爱人、同伴,竭尽泪水,才好不容易等到的和平,却仅仅是因为对方的一个“不感兴趣”。大概也是顾忌到民众的情绪,真相随着了解真相的人都纷纷步入坟墓后,会被永远的埋葬在一份份虚假的历史资料下,最恶劣的做法却成功的保护了人们脆弱的内心。

而在现在,在魔界已经毫无战争意愿的情况下,人类犯了老毛病,有些自负的认为自己可以战魔王绝对的权威。但是毕竟脆弱的内心需要一种强大却也虚伪的信念驱赶——正义。为了正义纵使天崩地裂。

往常从不表露出的野心,也终究是在拥有完美导火线的情况后,一点一点的浮出水面。

——TBC——

抱歉,这次本来我只想打个短篇……OTZ/bug什么的应该会有很多,还请大家理解/争取下一篇完(虽然感觉遥遥无期)